新葡萄京官网8455
个人资料
郭奋飞江湖故事
郭奋飞江湖故事
微博
  • 博客等级:
  • 博客积分:0
  • 博客访问:14,957,664
  • 关注人气:24,880
  • 获赠金笔:0支
  • 赠出金笔:0支
  • 荣誉徽章:
相关博文
推荐博文
谁看过这篇博文
新葡萄京官网8455
正文 字体大小:

可爱的黑人:国骂无师自通 小辫月洗一次

(2010-06-30 16:24:44)
标签:

黑人

死心眼儿

辫子

理发店

南非

旅游

分类: 韬略南非日记

可爱的黑人:国骂无师自通 <wbr>小辫月洗一次    南非有4000多万人口,80%以上的人是黑人,所以来这里无时无刻不与黑人打交道:公寓的服务员是黑人,超市的营业员是黑人,司机是黑人,赛场的警察、志愿者是黑人……我们经常笑言,来南非的这一个月,把这辈子该见的黑人都见了。接触的时间长了,接触的多了,就会发现,黑人有很多地方和我们之前想象的并不一样。

    黑人不恐怖,

    大多数人都很友善热情

南非居高不下的犯罪率,黑人是“当仁不让”的主角,在约堡,“黑人聚居区”的同义词是“危险地带”。索维托、亚历山大这些地方,即便是来了10多年的华人也“从来不敢去”。

少数的不法分子坏了整个黑人群体的名声,其实大多数黑人都是友善热情的,而且还有些执拗。“历史和现实的客观原因,造成了很多黑人接受教育的机会少,生活困顿,才会走向犯罪道路,但并不能因此把黑人全盘否定,那样的话,我们还活不活了?”在这里生活了16年的华人小孙说得比较客观。

警察拍照很配合

除了依然不敢独自上街之外,刚来时的紧张感确实减少了许多,这在于我们所能接触到的黑人确实大多都是友好和善的。有人说南非的警察都参与黑枪买卖,这个没有亲身证实。

所遇到的南非警察还是蛮友好的。在布隆冯丹,警察前所未有的全身武装引得我不断把镜头对准他们。一个警察远远地走过来,到跟前才发现我在拍他。“嗨,你拍照应该给我打个招呼,这样我就会笑的。”警察跟我说。

黑人很执拗,性格上“死心眼儿”

人和人的接触是需要磨合的。刚来的时候,有一次我们跟司机马豪说:“第二天早上9点半来接我们。”结果到了10点多,还不见踪影,我们忍不住向老板投诉。第二天,这哥们儿8点半就来了,弄得大伙儿哭笑不得。

有人说黑人“死心眼儿”,确实是这样。我们有一次出门时跟马豪说,先去另外一个公寓接上两个人再一起去球场,在我们的思维中完全是顺理成章的事儿,到了他那儿就是行不通:“我只为这个公寓服务,其他的公寓不去。”好说歹说,人家就是不松口。

那次从德班回来,高速路上不小心压了黄线,正巧被执勤的警察发现。偏巧司机魏哥出门时走得急,忘了带驾照。无奈之下,也只能拿着记者证跟人解释。“记者怎么样?记者就能违反交通规则吗?如果在中国我杀了人,然后我说我是记者,法律能放过我吗?”对方尽管说话难听,但还是放了我们。

黑人并不脏,生活中“爱干净”

可爱的黑人:国骂无师自通 <wbr>小辫月洗一次    黑人天生的肤色,加之非洲大陆缺水,关于黑人“很长时间都不洗澡”的说法之前常有耳闻,于是黑人便给人留下了“脏”的印象。

入住的公寓给我的第一印象便是干净。从院子到房间,一切干净整洁。在我们公寓隔壁住的是一家黑人,有一次恰巧在门口遇到,对方很热情地打招呼:“看到你们院子里的中国国旗了,欢迎你们。”一墙之隔的他们家,整洁程度和我们的公寓并无二致。

不仅仅是“混进”中产阶级的黑人是这样,上次去索维托,普通黑人的家是独门独户的小院,房间相当破旧,屋内的陈设也很简陋,但一切都收拾得干净利落,丝毫没有凌乱之感。

天生就有语言天赋?

汉语“你好”“亲爱的”轻松学会

黑人多种族聚居,加上历史上白人的长期统治,让现在南非的官方语言多达11种:英语、祖鲁语、科萨语等。尽管精通11种语言的人不多,但说个四五种语言对于黑人来讲,绝对是家常便饭。

在南非你经常能碰到这样的情况,黑人正在用英语和你交流,转脸和其他当地人说话时已经是叽里呱啦完全听不懂的语言,切换之自如,就像我们在普通话和河南话之间一样。

第一次去索维托,就让我足够吃惊,一群孩子能字正腔圆地喊出“我爱你”,并且在跟我解释“我爱你,就是I LOVE YOU”的时候颇有些不屑——连这个都不知道。而诸如谢谢、你好之类的汉语单词,更是能经常听到。

原先给我们开车的黑人女孩儿Stoney,可以说是个学习模范。第一次开车送我们出去,就在车上问我们“HELLO”在汉语中怎么说。“你好!”我们教她。反复几次,发音已经非常准确了。回来的路上,几个人原本已经把这茬儿忘了,忽然车里有电话铃响。“你好!”一个相当陌生的声音响起,Stoney正一脸得意地拿着电话。

但也出现过隔夜就忘的情况,Stoney老喊她的男友“Baby”,我们对她说这不好玩儿,中国话都说“亲爱的”,她便很认真地学。可能“亲爱的”不是很好发音的缘故,很快就忘了。第二天在车上,男朋友突然来电话,Stoney一边按下接听键,一边问我们“中国称呼”怎么说,然后才对着话筒很温柔地说:“亲爱的。”

最神的是一次去球场,道路照例封闭,但遇到的警察有点儿死心眼儿,出示记者证还是不让再往前开,Stoney用祖鲁语跟对方沟通了好长时间,最后吐出一句标准的国骂:“傻X!”我们颇有些纳闷,这个,还真没有刻意教过她。

可爱小辫儿怎么辫?不是自己辫的,要到专门的理发店可爱的黑人:国骂无师自通 <wbr>小辫月洗一次

每次世界杯,黑人球星除了精湛的球技之外,他们的发型还往往会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,他们的发型更成为一个让人感兴趣的话题。“帮我问问,人家的那辫子是怎么辫的?”天天为给闺女梳头发愁的媳妇老是给我下这样的任务。

黑人长期生活在非洲赤道附近,阳光照射充分,所以我们看到的黑人男人大多数都是极短的头发,或者干脆是光头。

比起男人,黑人女人就更麻烦,她们的头发固然能长长,但是又细又碎,而且自来卷,想要打理方便又美观,难度非常大。那些我们见到的各种各样的辫子,其实并不是她们自己辫的,而是要到专门的理发店。有人跟我说,判断一个黑人的经济状况是不是好,从头发上都能看得出来,辫子很长、发型好看的人一般都是“有钱人”,只有她们有钱有精力去收拾头发。

辫一次一小时,花费200兰特左右

因为头发很麻烦,这便成了一个很敏感的问题。现在给我们开车的女司机夏蒂,辫了一头小辫子,集在脑后收成一个马尾巴。

夏蒂耐着性子跟我说,她的头发都是去固定的理发店做的,第一次比较费事,得用上一个半小时,随后一个月去辫一次,一个小时就搞定了,每次的花费在200兰特左右。她们的辫子辫得很紧,辫子之间的缝隙能清晰地看到头皮,这样做也是要付出代价的,每次都“很疼”。辫辫子麻烦,洗头发的周期自然也就长,一个月洗一次便是频率比较高的了,对于这一点儿,她们也有办法克服:喷香水。

 

特别推荐:三国秘史之法正与诸葛亮

    法正是三国时期一个作用显赫的人物,但此人却是一个短命鬼,只活了45岁。而他真正在政治舞台上大显身手的时间满打满算也不到十年。但就是这十年,他把三国时代折腾的鸡飞狗跳,狼烟动地。他让刘备欣喜若狂,爱不释手;他让诸葛亮自叹不如,退避三舍;他让曹操仰天长叹:我得到了天下所有的英雄,为什么唯独没有法正呢?

0

阅读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/Report
  

新葡萄京官网8455 版权所有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