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葡萄京官网8455
个人资料
管呆
管呆
微博
  • 博客等级:
  • 博客积分:0
  • 博客访问:179,346
  • 关注人气:166
  • 获赠金笔:0支
  • 赠出金笔:0支
  • 荣誉徽章:
公告
管呆小说《天堂隔壁》越南与意大利版已出版,管呆独立电影已拍摄完成,电影网址:http://bn.sina.com.cn/dv/2007-05-16/11127517.html,
人音乐专辑网址: http://site.douban.com/guandai/
完这些事,可以不怕死了
评论
新葡萄京官网8455
留言
新葡萄京官网8455
访客
新葡萄京官网8455
好友
新葡萄京官网8455
新葡萄京官网8455

[徒步探险]  翻越碧罗雪山

 

早上起来。

老皮指指远处一个雪山山尖说,今天就是翻越那个。

我们当时还没完全理解。

 

开始爬山。

不久,开始看见雪,变成了爬雪坡。

雪越来越多,过了一个多小时,雪坡竟然慢慢变成了雪山。

两个小时后,我们上气不接下气,终于爬到第一个休息点。

眼前耸立,竟是陡峭的雪山!

 

这才领会老皮那句话的意思。

今天不是穿越,不是绕行,而是要活生生地从碧罗雪山顶上翻过去!

我们感慨万千,都骂上了贼船了,当然是幸福的骂。

当时有点胆怯,但更多的是兴奋,毕竟这辈子还没爬过雪山呢,多刺激呀?

 

简单补充牛肉干,整理装备,开始攀爬。这时候才发现,哪有什么装备?

雪山仗、雪山鞋、雪套、防炫镜,什么都没有。尤其是没有雪套,让我们后来吃够了苦头。

 

慢慢进入雪山腹地。

山下本来清澈的空气,在雪山上开始凝聚成一种混浊,能见度迅速下降。海拔迅速升高,有点喘不过气来。又爬了一会儿,有点崩溃的迹象。尤其我跟小智,两人

阅读  ┆ 评论  ┆ 转载 ┆ 收藏 

[徒步探险]  在路上

 

牦牛肉在肚子里翻腾,半夜把我逼了起来,去跑厕所。

漆黑的夜晚,空旷的牧场,没人,还真有点小恐怖。

是怕那些来路不明的动物,尤其蛇!

 

我没敢去厕所,因为在遥远的河边呢。

干脆院子里,找个陡峭土坡,就那儿啦!

刚蹲下,突然瞅见远处两个绿光:狼?!

着实吓了一跳。镇定,打开头灯,发现“狼”在狗窝,

才知道是她家的狗。

终于可以放心大便。

 

进行到一半,绿光不见了。

一会儿,突然感觉屁股底下有动静,类似猪拱食。

回头,头灯照,差点崩溃!

狗,在吃屎。

那可是我的屎!!

 

我几乎崩溃。

当机立断,赶快结束,擦屁股走人。

想回去睡觉,又突然发现,我的“杰作”,如果天亮,会醒目地暴露在院子里。

没办法,用头灯四处照,好容易找到一把铁敲,刨出一些土,把“杰作”埋上。

这才安心去睡。

 

我背后,

是意犹未尽,怅然若失的那只狗。

 

回到床上。

依稀进

阅读  ┆ 评论  ┆ 转载 ┆ 收藏 
标签:

旅游

[混在丽江]  转折意义的束河会议

 

我们突然从流浪艺术家,变成了腐败分子。

天天混迹这客栈那酒吧或茶馆,吃喝玩乐,风卷残云。

开始是猪肉乐队集体行动,慢慢地大家开始分裂:

老皮搬出青年客栈,另起炉灶,脱离组织,身边总有不同气质美女相陪,行踪诡异。

朋友天天懒在客栈,抱着吉他,在院子里弹琴发呆,身边是那个忠诚的北京女孩。

我则有点混乱:

先把缠绵了两天的静静送去机场告别。

再去接刚从昆明回来的霏儿欢聚。

 

往下的日子,重新变成我跟霏儿的二人世界。

她带着我,尝遍了丽江美食:粑粑、凉粉、烤肉、小鱼、宁蒗烤鸭。

我每天舔着大肚子,跟霏儿招摇过市。

我还从她那里传染上购物癖:染布、木艺、铃当、披肩、民族挂服,买了几大包。

全部寄回家,光邮费就花了五百多。

 

我们开始乐不思蜀。

我们的“一路卖唱一路走”,变成了“一路卖唱一路泡”。

变成进了北京的李自成。

他因此失去了北京,

我们随之会失去什么?

 

首先有意见的是小智。

他大

阅读  ┆ 评论  ┆ 转载 ┆ 收藏 

[混在丽江]  朋友的硬汉柔肠

 

朋友有了妞儿。

一个北京女孩。

徒步雨崩认识的。

 

说过,朋友是硬汉。

女孩太喜欢他了,于是干脆倒贴。

他走到哪,她跟到哪,还体贴地帮他买水,提东西。

卖唱的时候,安安静静坐旁边,从容淡定。

 

女孩样子瘦高,貌似柔弱,内心却是个女汉子。

徒步雨崩的时候,她为了追朋友,两人竟然能保持一样的速度。

甩都甩不掉。

 

这样也好。

偶尔我跟霏儿粘在一起,想想有人陪朋友了,就不觉得内疚。

 

朋友女孩发现一个“卖唱挣钱神器”:蜡烛。

晚上,大石桥上点一圈儿蜡烛,我和霏儿,老皮和他女伴,大家坐蜡烛中间。

“烛光卖唱晚会”。

此时此景,唱什么,都容易轻易感动人。

包括听众。

 

虽然夜色渐晚,但听众却越来越多。

或许大家听腻了酒吧那些俗气歌,都跑这边来浪漫,至少可以怀旧。

 

我们收获了足够的快乐,

和钱。

真好。

 

自己

阅读  ┆ 评论  ┆ 转载 ┆ 收藏 

[雨崩] 你的蛋蛋掉了?

 

大家从神瀑赶回来了。

据说遇上了雪崩,

这让我有点羡慕和遗憾。

 

我怂恿他们,走另外一条路出雨崩:从尼农回西当。

在朋友的伙同和煽动下,最后竟然成功了。

大队人马立即出发上路。

 

结果竟然走错了路。

而且是一条十分险恶的路。

路越走越狭窄,踩着碎石,钻进丛林,一侧是汹涌的悬崖溪流。

树林子最后变成了杂草丛生,走到最后竟然没了路。

十几个人挂在半山腰上,晃晃悠悠。

 

大家开始争吵。

队伍太庞大,还有几个漂亮姑娘,

以及渴望时刻用生命去保护她们的那些大老爷儿们。

这混乱,可想而知。

 

这时幸好遇到一个跨过的向导,竟然是尼农村长。

他劝我们明天再走,说路途险恶,夜晚极其危险,而且必须带向导,否则是自杀。

只好放弃,折回客栈。

 

一下子我和坤爷成了罪人。

也罢,至少没死人。

 

晚上围炉火聊天。

一大帮子藏族姑娘,特别奔放。

她们喜

阅读  ┆ 评论  ┆ 转载 ┆ 收藏 

一个好看的女孩身影,从眼前飘过。

偶尔回了头,我的视线接住她的,彼此缠绕几秒钟,意味深长。

其实人家女孩本意应该是:你们唱的不错哈。

 

女孩一闪而过。

这次我没再放弃。

或者说,这一路上放弃的,可能是觉得值得放弃的。

我再顾不上朋友的硬汉作风和坤士派头。

腾地从地上跳起来,扔下吉他,咣啷咣啷吓朋友一跳。

追了上去。

 

女孩没有做出那种矫情的吃惊或者害羞的表情。

当然更没有欣喜若狂。

只是淡淡笑了笑。

笑得特别云南。

 

她叫霏儿。

在昆明和丽江开了摄影工作室,专拍婚纱照。

今天带一群模特来束河拍样片。

我让她结束了过来找我们。

她犹豫着,还是同意。

 

 

阅读  ┆ 评论  ┆ 转载 ┆ 收藏 

既来之,则喝之。

我们干脆买了两瓶大理啤酒。

坐在“西藏咖啡”对面,一家已经倒闭的酒吧门口台阶上,喝起来。

没钱买小吃下酒,干脆买袋瓜子,就着啤酒。

望行人发呆。

 

想起一些往事。

大概是2005年。

也在这条街。

那时候特安静,很多朋友,都是背包客、理想主义者、第一拨儿的流浪与户外爱好者。

大家喝啤酒,听小酒吧里放的不吵的雷鬼乐,跟着节拍,边晃边聊。

气氛热情但不吵闹,大家陌生但不疏远。

都是同道中人,皆为天堂异客。

 

那时候街上走过的,基本上都是当地人。

白族打扮,神情纯真,性情善良。

经常会瞅见你,有点羞涩地低下头去,微笑着走过。

 

那时候,女孩们喝多了,都会开心笑。

偶尔也会开心的哭。

 

阅读  ┆ 评论  ┆ 转载 ┆ 收藏 
标签:

情感

酒吧来了几个年轻人。

以为是大学生,点了很多鸡尾酒,后来上台唱歌,都是跟他们年纪不大相符的那些老歌,彰显着他们的成熟与不拘一格。

 

我坐在他们隔壁桌子。

一个男孩探过头来,友好地敬酒,然后跟我聊天。

说我长得有点象那个管呆,问我是不是在这酒吧弹吉他,又聊起他听说的关于《天堂隔壁》的一些故事。

 

我认真听完。

问他们是大几,回答高三,马上考大学了,准备考南艺,声乐和表演什么的。

见我一直沉默,就上台继续唱他的歌去了。

 

每当看见这样的年纪,这样的少年,心里就会一疼。

比起我们,现在的少年是幸运的。

世界是敞开着的,象一个山花烂漫的少女,全世界人都能清楚地看得见她眼睛里的现在和清楚的未来。

现在的少年,他们的未来,只是选择的问题,而不是探索的问题。只是执着的问题,而不是顿悟的问题。他们有太多的路可以去走,他们有太多的错误可以去犯。

 

不象我们那个时候。

我们的少年时代,只有两个字:重复。

重复着千篇一律的歌曲,重复着千篇一律的小说,重复着千篇一律的爱情,重

阅读  ┆ 评论  ┆ 转载 ┆ 收藏 
标签:

情感

我有两个曾经都落漠过的朋友,现在都火了。

他们的经历,都是真正的真实的最好的励志故事。

 

一个是李志,很久前我写了《歌手李志》,那时候他还是默默无闻的酒吧歌手。

一个是张嘉佳,很久前他给我的《几乎成了英雄》,现在还蒙着灰尘,躺在书架上。现在他莫名其妙地在全世界面前疯狂地路过着。

 

其实,

我应该谢谢他们的。

 

先说李志。

最初,部分因为李志,我动了写歌的念头。

他那破锣嗓子,都能唱。他那点事,都能写,还有谁不可以呢?——呵呵。

其实,我觉得李志的更大的意义和贡献在于,让歌曲成为一种表达与吟咏,而不一定必须疯狂的高音、精致的靓嗓。让音乐成为一种容易的随意可得的东西,而未必通过昂贵的录音室或者空旷的演出场地和广大的受众。李志让那些有点想法和思想的人,有了音乐这个可以去表达和发泄的工具。只要给他们一把吉他,和一个小酒吧。

于是我开始写歌,录歌,开始装模作样地做起了民谣歌手。

当然,目前,一把吉他一些原创歌,到处招摇,号称民谣歌手的,不比鸡少——比如我。

李志,

阅读  ┆ 评论  ┆ 转载 ┆ 收藏 

今天把新专辑歌曲挂在豆瓣上,心情还有点小坎坷,象正从肚子里钻出来的孩子,要与人谋面了,还在想:应该是有胳膊有腿的孩子的吧?

这是我的孩子,也是我们的孩子。

当然指乐队,还有帮助过的那些好朋友们。

 

去年这个时候,和马楠以两把吉他小民谣的形式全国巡演。

结束后,开始组建乐队,排练、编曲、进棚、录制。

所有的辛苦和努力,历历在目。

谢谢乐队的伙伴们,我喜欢你们,每一个人,喜欢跟你们呆在一起,喜欢一起分享音乐的快乐,喜欢你们的一切——目前。

 

有时候,睡醒的时候,经常想:我还活着?

挺好。

也挺不好。

不好是指,还这么活着哪?

 

所以喜欢给自己找点事干。

干完了金钱干爱好,干完了爱好干那个,干完了那个干书,干完了书干电影,干完了电影干音乐。

反正人生就得不停地干。

 

今天脑子进水了,一团浆糊,写不出什么,一点也高深不下去。不扯了,回主题:

新专辑共三张,30首歌,数量太大,前期先制作出来6首Demo,后续的陆续推出,包括很多朋友喜

阅读  ┆ 评论  ┆ 转载 ┆ 收藏 
  

新葡萄京官网8455 版权所有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