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丹单飞半年后,林丹到底

图片 1

图片 2

近日,林丹租借加盟青岛队,代表该队出战羽超联赛,结果却因为赞助商问题违反相关规定而无法登场。幸运的是,一些冲着林丹的金字招牌买票而来的球迷并未败兴而归:林丹很给球迷面子,在正式比赛结束后,与现场观众进行了短暂的打球互动,没有重演艾弗森来华时的一系列闹剧。

青岛合展仁洲羽毛球俱乐部此前以租借形式签下“全满贯”得主林丹为其征战2014-2015赛季中国羽毛球俱乐部超级联赛季后赛,但由于林丹个人赞助商和羽超联赛赞助商冲突,他将无法参加羽超联赛季后赛。

这件事也让涉事双方都颇有微词,林丹发微博表示不满:“打国际比赛大家也都能协调,为什么来到中国联赛突然说不行。”青岛队主帅李卫国也表示:“从俱乐部角度来讲,希望在今后联赛中,无论是运动员转会、商业运作模式还是对俱乐部约束能够规范一些。”

  林丹到底“卖身”给了谁?这场争议,是以俱乐部、个人赞助商合同为准,还是以联赛赞助合同、规程为准?专家认为,球员、俱乐部、联赛等之间的赞助商冲突并非个例,当务之急是完善职业联赛游戏规则,为今后处理因赞助商而起的类似争议提供样本。

曾参与起草《中华人民共和国体育法》的律师张士忠说:“我个人觉得,如果林丹不参赛,联赛的商业价值会差很多,联赛赞助商利益同样受损。”可是羽超联赛方面就是宁可放弃预期中将有提升的商业价值和利益,死守相关规定,让人十分不解。

  俱乐部、林丹表示不满

从职业联赛的角度来看,羽超联赛坚持规定没错,青岛队方面和林丹都没做好接受这个规定的准备。这也是林丹自签约尤尼克斯以来,遭遇到的第三次重大挑战。

  青岛合展仁洲俱乐部以租借形式签下林丹助阵其季后赛,合同期从6月3日至今年羽超季后赛结束,薪酬是中国羽协封顶标准150万元。但在13日晚的羽超联赛季后赛半决赛首回合角逐前,青岛队被告知林丹不能上场打比赛。

最初签约尤尼克斯之时,林丹立刻被一些爱国青年们斥为“汉奸”和“民族败类”;后来因为与国家队赞助商(
李宁)发生冲突,林丹又和李宁方面进行反复“协调”,才不致双方撕破脸;接下来就是这次,羽超联赛的赞助商威克多根本没有和林丹“协调”的意思,导致林丹和羽超联赛不欢而散。

  据青岛俱乐部总教练李卫国说,原因是羽超联赛赞助商是威克多,林丹个人赞助商是尤尼克斯,在之前比赛中遇到赞助商冲突时,曾允许将运动员比赛服装上的商标遮住进行比赛,但到季后赛就不行了。

与其他中国运动员相比,林丹是幸运的,因为他可以自主签约赞助商,获得高额经济回报。但他与其他运动员又并无本质区别:如果羽毛球国家队或者李宁方面不同意,林丹就挣不到这份钱;即使现在李宁“宽宏大量”允许林丹挣钱,也会在其它方面遭遇舆论和“有关部门”的压力。

  今年1月初,在中国羽毛球队已有装备赞助商的情况下,林丹成为首个与另一家赞助商尤尼克斯合作的现役国羽球员。由于国羽装备赞助商是李宁,林丹签约尤尼克斯有需要回避的地方,他说,如代表中国队出战比赛中,可能比赛服还是李宁;球拍、球鞋应该是合作伙伴尤尼克斯。

为了缓解舆论“汉奸”、“见利忘义”的指责,谢杏芳还曾在采访时为林丹辩护:“羽毛球运动员的收入很低,像那些巡回赛,每站冠军大概1万多美金,而这里有60%要交给国家,40%给队员。林丹拿冠军也是最多的了,但收入也不多,他需要养家,也是生活所迫吧。”

  而羽超联赛林丹被禁止上场后,林丹也通过个人微博表示不满:“打国际比赛大家也都能协调,为什么来到中国联赛突然说不行。”但有业内人士表示,国家队允许林丹有个人赞助商,本就是考虑到其特殊贡献而产生的“特例”,当时签约时,就应有附加条款,规定他代表团队参赛时,不受个人赞助合同约束。

但遭遇“生活所迫”的显然不只有林丹一个人,即使是与举国体制无关的男篮运动员,也要面临这方面的困扰:近日,中国篮协发布通知,要求“球员以球队名义参加各类活动时,必须穿着和使用联赛赞助商装备”。

  律师:联赛规程需有明示 参赛应服从规程

这样的规定,一定让阿迪达斯羡慕嫉妒恨——因为觉得NBA方面对他们的回报太少,阿迪达斯已经放弃了同NBA的合作,放任死对头耐克和NBA联盟签下8年10亿美元的合约。

  曾参与起草《中华人民共和国体育法》的律师张士忠说,从法律的角度说,羽超联赛应该有经过公示的竞赛规程,规定了参与方权利义务,包括着装规定;参赛也是一种契约关系,参赛者应该服从赛事的规定。“参赛也不是强制性的,不同意也可以不参赛。”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